9v无限新飞驰 浙江源鼎旗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08|回复: 0

西安班车 q3buwnwo

[复制链接]

2075

主题

2075

帖子

63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383
发表于 2017-6-13 10: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光匆匆,转眼2016即将过去,岁月易逝,瞬间又是一年。自从眼角增添起淡淡的鱼尾纹;自从青春的脚印一去不再复返;自从已为人夫,已为人父,已为太多的沧桑与成熟......我知道,生命的秋天已经来临。   

  不知何时起,喜欢上了怀旧,喜欢上了静坐一隅,泡一杯清茗,拿一本小书,不是细细品读,而是随意翻阅,啜一口茶,翻一页书,任时光随意流逝,划过指尖,划过唇边,划过恣意萦绕的往昔流年。   

  窗外是天,是地,是蜂拥的人流,是无数颗急剧膨胀而又躁动不安的心。而我呢?虽然想隔绝红尘袭扰,尽享心灵释然,可那颗蠢蠢的,驿动的,不安的心,又岂能想隔绝就隔绝的了呢?   

  “嘟——”   

  一阵刺耳的汽车鸣笛声在空中划响,穿过玻璃,传入我的耳膜。我急忙打开了窗户,俯首望去,一辆天蓝色的大巴正停靠在我家楼下。楼是临街的,此时望去,大巴车一览无余。   

  车上依次走下十多位穿着时尚的年轻人,车的前挡风玻璃上印着四个醒目的红色大字:麟游——西安。哦,原来是西安班车呀!   

  西安班车——多么熟悉的词语,多么亲切的称呼。“麟游——西安”;“西安——麟游”。曾几何时,我不正颠簸流离,来回奔波于这两地之间吗?这其间承载着我太多的记忆和心路历程。麟游,我的家乡,一个生我养我的陕西西部小县。西安,我的第二故乡,这里留下我十几年的青春足迹和人生轨迹。其间,连接两地和作为纽带的不正是一辆辆从麟游发往西安,或从西安返回麟游的“西安班车”吗?   

  二十年前,我从宝鸡技校毕业,分配进西安北郊经开区的一家安装公司工作,从此也与“西安班车”开始了正式结缘。   

  记得上班第一年放春节假,我一大早坐了辆“18路”到北大街站,然后换乘“21路”到达位于环城西路的“‘五一’车场”。经过一番千寻万觅,终于在一排密密匝匝的待发班车中找到了“麟游——西安”四个字。当时那个心情呀甭提有多高兴了,就像久别家乡的孩子重回到母亲的怀抱一样。   

  “姨,几点发车呀?”我朝门口座位上一位背着小皮包,手捏一沓手撕车票的中年妇女问道。   

  “没座位了,要不坐明天的车吧!”妇女一脸冰霜,冷言冷语地说道。   

  我猛地一惊,心中一阵颤动,就像迎头被人泼了一盆冰冷的凉水,刚才的高兴劲刹那间消失殆尽。   

  “那后面还有车吗?”一位提着两大包行李的中年男子问道。男子就站在我身旁,想之他一定也是麟游人了。   

  “没有了,麟游一天就两趟车,早上七点一趟,中午十二点一趟。”妇女的脸色冰霜依旧。   

  我怔怔地望了妇女一眼,她留着短发,穿着灰布衣裳,和我家乡那些淳朴善良的农家妇女没什么两样,可此时此刻面对我们这些急于回家的同县乡党却是如此的蛮横。   

  “那明天几点才能坐上车?”虽然我对妇女的蛮横态度极为不悦,但还是好言好语向她问道。   

  “这谁能说得准,这几天坐车的人天没亮就往车站赶,待我们一开车门,‘哗’的一下将座位全占完了,有人还为抢座位而打架呢?”妇女的态度有些缓和,同时流露出几丝得意,显然她对自己目前所处的位置和满意,也很自豪。   

  “这可咋办呀?我住在北郊,离这里还有二十多里路呢!”我说。   

  “咋办?凉拌呀!跟前这一大堆人全是咱麟游人,待一会只要站上不检查,把你们全拉上,只要能关住门就行。”妇女“嘿嘿嘿”地笑着说道。   

  此时此刻我又感到,妇女已不是那么蛮狠,反而有些可亲。   

  “不过,小伙子,千万不要乱跑,咱这车说走就走,不要等一会发车时找不见你人影,把你落下,你怪你姨我没有人情味。”妇女一拍大腿爽朗地笑了。   

  这一笑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象,使我终生难忘。   

  那一天,我在班车甬道中,和许多没有座位的旅客一起摩肩接踵足足站了四个半小时,终于回到了麟游。   

  第二次对西安班车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一个暮春的上午,我从麟游坐车返回西安。车上人不多,还留有几个空座位,但没有一个人说话,显得很安静,也很压抑,好似满车的人都是互不相识似的。我胡乱找了个座位,从包里掏出一本书,心不在焉地看了起来。那天的天气很晴朗,温度也适宜,没有一丝风,温暖的太阳扑打盖博士白癜风遮盖液是不是治白癜风的药物在车上,扑打在座位上,扑打在人的脸上,懒洋洋的,使人感到一种说不清的慵倦和惬意。   

  班车沿着蜿蜒的山路一路前行,时不时在转弯处来一次轻微的晃动,没走多少里程,便有人微闭双眼,发出微微的鼾声。车过永寿,售票员开始提醒大家:   

  “睡觉的都醒来,保管好自己的钱财和物品。”   

  有人睁开迷离的双眼,问身边的人:   

  “车走哪里了?”   

  “过了永寿,乾县快到了!”   

  “哦!”   

  那人便捏了捏自己的衣袋,把行李往身边挪了挪,也有人不只是没听见或是根本北京中科医院坑没理解透售票员话中的含意,挪了挪身子继续睡了起来。这时路边有人招手,车靠边停了下来,上来两位没拿任何行李的中年人,一个径直走到了车厢后,一个靠在车前厢的扶手上,两人脸色阴沉,用一种攫人的目光凝视着大家。全车一片宁静,许多人都默默地低下了头。   

  车启动了,没走多远又靠边停了下来,走上两个留着长发的年轻小伙。两小伙娴熟地将手伸进熟睡旅客的口袋。二十、五十、一百......他们竟然得手了,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众人的眼鼻子底下得手了。对此,醒着的旅客竟然全都视若无暏,这也一下助长了两小伙的嚣张气焰,一人竟然肆无忌惮地将手伸进一位醒着的中年旅客口袋。中年旅客生气了,愤愤地说:   

  “把你的手快拿开,不要在这里耍小动作了!”   

  小伙将手伸了回来,恶狠狠地瞪了中年旅客一眼,迅速向车门走去。班车停顿了一下,四个人快速跑下了班车。班车再次恢复了正常,继续向前行驶。   

  车上一下骚动了起来,刚才睡着的旅客也都醒了过来,大家纷纷责骂四个小偷的可恶之举和卑鄙行径,丢了钱的旅客更是义愤填膺,他们在责骂小偷的同时还埋怨班中科白癜风医院车司机为何要让小偷上车,而且小偷得手之后又让他们下车,为何不直接往派出所开。有旅客对此事还产生了怀疑,怀疑班车司机是不是和小偷串通好的,要不小偷一招手,司机便停下了车,而且售票员还不让小偷买票,简直就像一家人一样。   

  班车司机连连喊苦叫冤,说自己经营这辆车不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浙江源鼎旗下线上互动站 ( 京ICP备11031891号-1 )

GMT+8, 2021-7-28 12:36 , Processed in 0.01548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9.9

© 2001-2013 京ICP备11031891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